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壽山石雕刻的構思

筆者從事壽山石雕刻藝術六十多年,曾創作了《求偶雞》、《動物園》、《鶯歌燕舞百花瓶》、《奔馬》、《金魚》、《歐陽海》、《狼犬》、《濟公》等百餘件不同題材的作品,這些作品留下了我追求壽山石藝術最高境界的足跡。   

  藝術構思是把生活素材在頭腦中加工成一種全新的、完整的藝術形象,它包括選擇和處理題材,開掘主題,提煉情節,直到塑造成典型的藝術形象,達到思想內容和藝術形式的統一。壽山石雕刻的構思有一個專用詞叫"相石",它除了具有藝術構思的普遍性外,還具有根據石關的石質、石形、石紋、俏色等進行構思的特殊性。藝術實踐證明,一件優秀的壽山石雕刻作品,無不是藝術構思的普遍性與特殊性完美結合的產物。   

  石雕與雕塑不同,前者的形象是由外向內刻出來的,成品後一般無空間可修改;後者的形象是從裏向外塑出來的,如果塑的不滿意還可以添加泥巴重塑。此外,壽山石雕刻還要根據石頭的俏色進行構思,往往為了取俏色不得不放棄預先塑好的泥塑稿,或變更了題材,或變換了構圖。因此,雕刻壽山石時,泥塑稿只能作為參考,真功夫還是相石,只有好石,才能胸有成竹,做到因材施藝,否則就會糟蹋了壽山石。   取俏是壽山石雕刻藝術中一門特殊的學問,每一位雕刻家都有自己的取俏體會或經驗。

  我常常根據作品的需要進行取俏,或用其渲染主題,或有其體現作品的質感。比如我曾雕刻的《醉》,我將石頭的紅色取在濟公的臉上,並且腳拇趾端也留了一點紅,這就渲染了醉意;又如我雕刻的《松鶴延年》,是這塊全白的石頭,只有石皮一點紅色,我將它保留下來刻在每一頭松鶴的冠上,這就增強了鶴的逼真感,提高了整件作品的美感。   

  藝術創作中立意是構思的靈魂,壽山石雕刻中的一切構圖形式和專業手段,都是為了表現所立之意。有立意的作品,才是自己的作品,否則就是"臨摹"。或許作者在構思時想要表現的東西很多,意境也很深遠,但最終一定要堅持用簡練的形象語言來表達它們,只有這樣才能稱得上藝術構思。而要做到豐富的生活感受用簡練的形象語言來表達,就需要作者的生活沉澱和藝術創作的靈感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