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古藉投資鑒賞秘要-2

版於東南各省,並准所在鋟木通行。先後承命開雕者有江寧、浙江、江西、福建等地。這些仿聚珍版刻印之書籍,通稱為“外聚珍”,而將武英殿聚珍版稱為“內聚珍”,以示區別。後來中華書局創制仿宋體鉛字,就名為“聚珍仿宋版”。
   
  閔版:明萬曆、天啟年間,吳興閔齊伋、淩濛初採用朱墨與五色套版所印之書。其選擇經、史、子、集各類凡士人慣用書籍,專輯前人評論批點,使用方正宋體字和優質白紙,作朱墨兩色或兼用黛、紫、黃各色套印,後人稱為“閔版”。特點為詞義顯豁,脈絡分明,行疏幅廣,光彩奪目。近人武進陶湘,編有《明吳興閔版書目》。
   
  麻沙本:南宋福建省建陽縣麻沙鎮書坊刻印之書本。因該地盛產榕樹,木質鬆軟,易於雕版,故書坊集中,於當時圖書流通起了重要作用。但由於書賈射利,校勘粗疏,刷印低劣,故《石林燕語》有“天下印書,以杭州為上,蜀本次之,福建最下”之說。
   
  蜀本:四川刻印書本之總稱。宋代眉山為四川刻書中心。刻書多為大字顏真卿體,故又有“眉山本”、“蜀大字本”之稱。
   
  浙本:浙江刻印之書本。又分杭州本、婺州本、衢州本、臺州本。宋代浙本大都字體方整、刀法圓潤,為宋版之上品。
   
  閩本:亦稱“建本”,即福建刻印之書本。又分建寧本、建陽本、麻沙本等。
   
  宋本:宋代刻印之書本。雕版書至宋代而大盛,杭州、建陽、眉山等都為當時刻書中心。公私所刻,有監司、家塾、坊肆等。其風格北宋質樸,南宋挺秀;多仿歐陽詢、顏真卿、柳公權字體;白口居多,至南宋中後期出現細黑口;避諱較嚴。所印書籍,校勘精審、雕印精美者頗多,往往為後世刻本所依據,為學者所重視。
   
  金本:金代刻印之書本。金代雕版中心在平陽(又稱平水,今山西臨汾),其地產紙豐富,書坊很多,設有管理出版機構。所刻著名者有《劉知遠諸宮調》、《蕭閑老人明秀集注》等。此外,山西運城所刻之《藏經》及河北所刻之經書、音韻學書,也頗有名。
   
  元本:元代刻印之書本。元代雕版中心在杭州、建陽、平水等地。公私所刻,無論校勘與雕印,不乏精品,堪與宋本媲美。其風格、字體大都摹仿趙孟頫書法,扁方圓活,常用簡體字,黑口、雙魚尾居多,初期行字疏朗,中期以後行格漸密,由左右雙欄趨向四周雙欄,目錄和文內篇名上常刻有魚尾。
   
  明本:明代刻印之書本。明代雕版之普遍,出版量之龐大,前所未有。版畫藝術、銅活字版及彩色套印,為明代雕印技術發展之輝煌成就。但有些刻本校勘不精,刪節不當,甚至妄改書名、偽造古書,後人多有批評。明初刻書猶沿元代風格,黑口居多,正德、嘉靖間,出現仿宋風氣,白口為多,字體橫平豎直,起落頓筆有棱角,字形方正,顯得板滯。萬曆以後,字形由方變長,字畫橫輕直重;部分家刻及坊刻本出現軟體字,較為美觀。
   
  高麗本:亦稱“朝鮮本”,指朝鮮刻印之中文古籍。我國印刷術很早傳入朝鮮,朝鮮刻印之書流入我國也很多。無論刻本或活字本,均為軟體大字,皮紙精印,書品寬大,醒人眼目。
   
  東洋本:亦稱“日本本”,即日本刻印之書本。我國印刷術首先傳入朝鮮,其次為日本。日本所刻古籍,多用美濃紙精印,近似朝鮮本,但在字體與裝訂等方面,下朝鮮本一等。有些書行間注以平假名或片假名,較容易識別。
   
  越南本:越南刻印之書本。越南之印刷術也從我國傳入,故刻印風格及裝訂形式與我國基本一致。流入我國之書籍,大都在相當於清道光鹹豐年間刻印,未見有更早印本。
   
  官刻本:歷代各類官方機構刻印之書本。如宋代秘書監、轉運司、茶鹽司、公使庫、郡庠、縣齋以及州府縣學,元代國子監、各路儒學、府學、興文蜀,明代經廠、南北兩京國子監,清代武英殿等所刻之書,都屬於官刻本。
   
  監本:歷代國子監刻印之書本。監本始於五代後唐,宰相馮道命判國子監事田敏等校定九經,刻版印售。以後國子監都印圖書,以經、史為主。明朝南北兩京設立國子監,都有刻書,故有南監本、北監本之稱。
   
  家刻本:私人刻印之書本。亦稱“家塾本”。私家刻書為宋代以來雕版事業之重要組成部分,因不以營利為目的,校勘、刻印俱精,版本價值頗大。其中著名者,如宋陸遹刻《渭南文集》、黃善夫宗仁家塾刻《史記正義》;元平陽府梁宅刻《論語注疏》、古遇陳氏刻《尹文子》;明袁褧嘉趣堂刻《世說新語》;清黃丕烈刻《士禮居叢書》等。

  坊刻本:簡稱坊本,指書鋪刻印之書本。因以營利為目的,一般雕印不如官刻本之精,校勘不如家塾本只審。但也因地因人而異,如宋代臨安陳氏書棚本,校印精湛,極為人所重;福建麻沙本,訛誤較多,人多不貴之。因坊刻本面向大眾,許多醫書、民間文學賴以流傳,故頗受人們喜愛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