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品讀美廬的三幅油畫試解宋美齡創作心聲

大凡到過美廬別墅的人,都記得第二展廳裏三幅沒有署名的油畫。其作者就是風華絕代的宋美齡。


《廬山石泉》

《故鄉溪口》

《莫愁湖雪景》
■安徽池州 包光潛
    大凡到過美廬別墅的人,都記得第二展廳裏三幅沒有署名的油畫。其作者就是風華絕代的宋美齡。

    三幅油畫中,一幅是林泉,水流穿破亂石,奔流而出;另一幅是靜湖,遠山如黛,山村靜謐;還有一幅是雪景圖,枯樹橫陳,房屋蕭瑟,積雪深厚。三幅油畫仿佛美齡先生信手塗抹,信手丟棄,卻又無意存留在歷史的光陰裏,永不褪色。後人將這三幅畫分別命名為《廬山石泉》、《故鄉溪口》和《莫愁湖雪景》。

    抗戰勝利後的1946年7月14日,宋美齡重回廬山,一住就是69天。踏遍青山,瞭望中原,閱盡從侵略者炮火中收復的匡廬山水,凝視牯嶺西邊的舊戰場,喜不自勝。她英姿颯爽,直奔將軍河,支起畫板,飽蘸油墨,面對墨綠的山林,褐色的亂石,湍急的河水,每一筆都飽蘸著激情,每一畫裏都盛滿勝利的喜悅。這便是《廬山石泉》。涓涓細流是她的情絲,縷縷乳霧是她的留戀。

    她為什麼要畫《故鄉溪口》呢?這裏蘊含著中國傳統的美德,因為溪口是蔣先生的老家,是蔣氏祖耕之地,發祥之源。整幅畫面呈平眺狀,旖旎風光盡收眼底。遠山如黛,近村靜謐。略顯蕭瑟的房屋掩映在山水之中,終日霧靄氤氳,炊煙繚繞。而立之年的宋美齡隨蔣介石婚後第一次來到溪口老家認祖歸宗,打那一刻起,她就認定這裏是她的故鄉了。匡廬之上,想像故鄉溪口,許多往事歷歷在目,棖觸在心,豈能按捺內心的激動,豈能抑止飛舞的畫筆?

    有人說,第三幅油畫畫的是南京莫愁湖的雪景,枯樹斜倚,斷枝橫陳;遠山隱隱,白雪皚皚——顏料下方湧動著悲愴,流淌著淒涼。這是回憶中的京都,曾經的恐怖與瘡痍。這裏有她和先生的事業,這裏有她創辦的遺族子弟學校——它們暫時沒了,但可以東山再起。她想起那些血肉模糊的小屍體和廢墟下的殘肢,她的心在流血,她的仇恨在燃燒。忘記過去,就意味著背叛。沉淪不是最終,太陽還會升起——這不,我們勝利了!

    有人說,宋美齡畫的這三幅油畫,都是她和蔣先生生命中最為重要的地方。也有人說,三幅畫畫出了蔣先生最想終身的地方。傳說蔣先生晚年曾在金門島用高倍望遠鏡遙望大陸,希望能夠壽終正寢,歸葬故里。他曾多次表示,他日終老歸葬,要麼南京,要麼溪口,要麼廬山。

    昔人已乘黃鶴去,丹青寫意留聲名。國際建築專家德·席爾瓦參觀美廬別墅之後,面對美齡先生早年的三幅油畫唏噓不已,臨別時欣然命筆:瞭解過去的歷史,更好地認識未來的歷史。
返回列表